69150cc95e4d3b317e3e6fb0

娜乌西卡思想

转自百度贴吧,百度贴吧转自天涯

 

 

Nausicaa

欧亚大陆西部边陲所孕育的工业文明,于数百年间扩展至全世界,并造就了巨大的产业社会,剥夺大地资源、破坏大气层、更肆意改造生命体之巨大产业文明……于1000年后臻于顶点。然而,却随即迅速衰退了下去。在“七日之火”这场战争后,都市因到处部满有毒物质而相继瓦解,复杂高水准的技术体系崩溃,地表所到之处几乎皆已化为不毛之地。此后科技一蹶不振,人类因而将永久苟延残喘于衰微的时代。
——《风之谷》前序

[仇恨]
在这个未世,放眼所及,是死沉沉的沙漠,更为危险的,充满生命与死亡的腐海,以及因为腐海之毒而不断减少却还在彼此仇恨、残杀、自相践踏的人类。
仇恨和贪婪的两头蛇,即使到了最后一刻还在互相撕咬。多鲁美奇亚乌王和三个王子,不但千方百计欲置他们的亲人库夏娜于死地,彼此之间也在猜忌着啊。
多鲁梅尼亚军队在土鬼滥杀无辜。神圣皇帝则选择了毒气作为报复。被毁去国家的培吉特王子,拨剑愤怒地冲向库夏娜。但是,犹巴老师拦住了他:看看你的脚下,是无穷无尽的尸骸……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还有什么仇恨不能忘掉的呢?然而,为了平息被蹂躏的土鬼人民的愤怒,犹巴老师不得不献出了自己的生命。
娜乌西卡说:神圣皇帝要带着巨神兵,带领你们去攻打多鲁美奇亚王国,并且说那是唯一的生存之路。但是,这条路上只有憎恨和复仇。憎恨和复仇是产生不了任何东西的。
瑟穆尔告诉娜乌西卡:这片森林,其实是存在于你心中的森林。这不毛之地,正是你的内心。
娜乌西卡把失去了国家、也失去了生命的可怜巴巴的神圣皇帝带进了净土。她说:来自黑暗的人,应该再回到黑暗去的。在我的心中,也存在着黑暗。如果这片森林是我内在的森林,那么这沙漠也是我内在的东西。这么说,他也是我的一部分。

[救世主]
花园主人:“你想做的事,人类已经不知重复做过多少次了。”
几百年前有个少年,他听到世界的真相时,也说要救人类,他还带走了陵墓中的技术和不死的战士席得拉。几十年后,他成为那个“神圣皇帝”,世界在他的统治下更陷入了杀戮的地狱……
他无法战胜自己的“心”而被“力量”所吞噬。
花园主人:“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,然后从罪业中产生更多的罪业,从悲衰造出更多的悲哀,怎么样也无法从这轮回中走出来。”
这就是人类,几百年来不断只是重复着着一切愚蠢的轮回!什么也不能改变他们注定灭亡的命运。
花园主人:“这个院子是截断一切的地方。你留下来吧。”
这是旧世界科技的产物,它保存了旧世界的一切物种,在世界被净化后得以恢复地球的美丽。它是当时世界上唯一的净土,是这个世界的美丽后花园。
但是来到这个美丽地方是要付出代价的,人们会失去记忆,完全服从于这一花园的看守者——一个特殊的席德拉。
娜乌西卡选择了离开。瑟穆尔对她说:“跟我到森林中去吧。”娜乌西卡回答:“我太爱这个世界的人了。我要生活在这个被人类污染的黄昏的世界里。”

[生命]

娜乌西卡:“被净化的世界虽是我们的梦想,却无法在那里生存,你说那是我们的体质改变了的缘故。那不是自然产生的生物性,而是人类靠自己的意志所改变的吧?”
娜乌西卡:“你是说,腐海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吗?”
娜乌西卡:
“全体即个体,个体即全体。”
“所有的生命都是这样的,无论其如何发生。”
“无论是再小的生命,内在的宇宙都拥有外在的宇宙。”
娜乌西卡:“在苦恼的深渊里,必然也存在着精神的伟大性。”
娜乌西卡:“世界真的复活了,即使我们的肉体无法承受这种洁净。就算下一个瞬间就要出血,我也要像鸟儿们般飞过去。”

娜乌西卡:
“腐海中的疱子,只为了让一颗能够发芽,一次又一次不断飘落,还没掉到地上就被风吹走的数也数不尽。”
“我的生命,也有十个已死的兄姐在背后支撑着。无论是再悲惨的生命,都可以靠自己的生命力活下来。”
“在这个星球上,生命本来就是一个奇迹。”

“连自己内部都充满仇恨与战争的物种,根本不应降临在这世界上.”
娜乌西卡如天使般飞来飞去,正是要教人类(甚至巨神兵)去爱,
爱自己,爱他人,爱王虫,爱粘菌,直至爱一切生命.
爱也有痛苦,也有眼泪.
但有爱的生命才是快乐的,即使在地狱般的世界.
无爱的生命是可悲的,即使身在天堂.

[净化]
在“火之七日”之后,最后的科学者看到这世界已经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其自然的状态,于是他们为这世界设计了一个长达数年的净化程序。
虫类,人造生物,森林的守护者,以虫粮树为食,可以在有毒瘴气中生存,约在一千年内进化出位于其顶点的“王虫”,一种“个体即群体”智慧无限积累的种族,血液为蓝色。
菌类,人造生物,净化者。在森林的最深处,是已净化了的沉寂世界,菌类、虫类均不能生存在如此纯净的世界中。
现存人类及动物,已接受生体改造之后裔,对“毒”有一定的适应能力,但也绝对不能在纯净的世界中生存,否则便会因这太过纯净的空气,肺底出血而死。
陵墓,这是旧世界科技的结晶,在内有着失传的高度文明而且研究并未停止,每年都会新长出一行字。千年之前的人们想用当时的科技手段来控制之后几千年的文明走向,使世界在千年之后能恢复成一片净土。
在花园中的物种是净化后真正要在世界上生活的物种,而在陵墓中则保存着史前的文明,用来建设新的世界。这世界全部被净化之后,神的乐园将再次降临在这一尘不染的洁净世界,从陵墓中孵化出新的人类,学习那些被保存下来的人类文化的精华,成为更优秀更完美的神的子民!
然而娜乌西卡毁了这一切!她和一个尚未成熟的巨神兵奥玛来到这里,用死亡光线劈开了陵墓,所有的一切全被她淹没在蓝色的血液中!

[生命自有其出路]
娜乌西卡最终走入了修瓦,站在一切的起因的面前,这个由七日之火中残生的人们所创造的汇集所有智慧的坟地。
此刻,她的脑海已经清晰而平静,人类,在不断地摧毁世界中同样摧毁着自己,一把火就能烧完的一片森林,风和水却要用1000多年去重新建立。
王虫和腐海都是为了重创世界而诞生的东西,他们的每个举动都是为了以后,以后,很久很久以后的一片碧绿而努力着。
娜乌西卡:
“巨大的粘菌和王虫们的行动,真的是那些计划重建这个世界的人们计划好的吗?不,我不信。”
“我拒绝。你们只是影子而已。”
“为什么不说实话,不说出那个将污染的大地及生物改造的计划!”
“刚刚那些幻影就是计划造出腐海,令旧世界缓慢的灭亡的人吧。你真的打算欺骗那些预定要灭亡的人吗。”
“因为不管你提供多少知识和科技,为了世界的复活,还是需要奴隶的吧……”
陵墓支持皇帝只不过是为了保全自己而已。这样陵墓和皇帝二者达到双赢的结果;一个保全了自己,另一个取得战争的主动。
而当时的人类同王虫,腐海一样,在世界真正净化后都逃不脱覆灭的结果。
也就是说,当时所有的生物都只是被利用的。

娜乌西卡:
“那个黑色的物体,大概就是作为重建世界的中枢之用吧?”
“他们却没有发现,这本身就是对生命最大的侮辱。”
“活的东西是会变的。我们也可以做到与腐海共生。”
“但你不会变,一切都只有设定好了的预定而已!因为你完全否定了死亡……”

陵墓主人:
“你能想象那个时代,是一个如何充斥着恨意和绝望的世界吗?”
“那是个有好几百亿人类,为了生存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世界!”
“有毒的大气、凶暴的太阳光、枯竭的大地、接连产生的新疾病、无穷无尽的死亡。各种的宗教、各种的正义、各种的利害关系……”
“为了调停,甚至连神都得制造出来。”
“但是,却没有一个方法真的可行。已经没有时间了,我们只好将一切寄托在未来。”
“这是因为为旧世界所造的墓碑,同时也是朝向新世界的希望!”
“当回复到清净的世界时,将已经适合了污染的人类改造还原的技术,也记载在这里。”
“交替的过程得缓慢进行,当永久的净化结束时,人类也该以一种温驯的种族形态,成为世界的一部分吧。”
“而我们提供的知识和科技,则要成为对人类而言,最宝贵的音乐和诗。”
娜乌西卡:
“这就是神吧!”
“你是千年之前被创造出来的众多之神其中之一。而在这千年间,成了毒瘤和秽物。”
“我并不怀疑你是基于理想和使命感而被创造出来的,但,那些人为什么没有察觉到,清净和污浊两者,就是所谓的生命呢?”
“痛苦、悲剧或愚昧,即使是在清净的世界,也无法消除掉,因为那是人类的一部分。”

“所以,即使生活在困苦中,人类仍旧有快乐和光辉。”
“可怜的席得拉,你好歹也算是生物啊,然而,你被创造出来作为净化之神,却连“活”是什么都不知道,而变成了最丑陋的东西。”
陵墓主人:
“多少的问题发生,都在预测之内。”
“我是黑暗中唯一留下的光!”
“小女孩啊,你打算放弃朝向再生的努力,任凭人类死亡吗?”
娜乌西卡:“你问得太可笑了,我们本来就是和腐海一起生存下来的,灭亡也早已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了。”
陵墓主人:“这里保留的原种人类胚胎可以接替你们。你们生出来的孩子越来越少,而且也无法逃脱化为石头的命运。你们是没有未来的。人类若是没有我,就会灭亡。你们是无法度过那一天的。”
娜乌西卡:“这个是由这星球来决定的……”
陵墓主人:“虚无!那是虚无!”
娜乌西卡:“王虫的温情和友爱就是从虚无的深渊里诞生的。”
陵墓主人:“你是危险的黑暗!生命是光!”
娜乌西卡:“不是!生命是黑暗中闪烁的光!既然一切都来自黑暗而回到黑暗里去的,那么,你也回到黑暗去吧!”

(娜乌西卡呼唤奥玛毁灭陵墓)
陵墓主人:“住手!黑暗之子!不要叫来会毁灭了世界的怪物!我们会把你记录成恶魔!把你当作是破坏希望之光的元凶!”
娜乌西卡:
“我不在乎!如果你是光,那么,不要光也可以!”
“就算没有巨大的陵墓、奴仆,我们也有能力明白世界的美和残酷!”
“因为,即使是一片叶子、一叶虫,我们的神都会活在其中!”

“陵墓”代表的是必然王国,是净土,是天堂。
它可以是未来的希望,正如人们失落、绝望时总是求助、归因于“命运”。
先人们树立了一个终极的净土,而且不惜为了实现这个终极目的,而用自己去控制所有的一切,改造人类,使得这个世界灭亡而诞生新的东西。
他们用无数的死亡堆积一个新生,他们迫使人们加快死亡的脚步而换取一个新的重生——一个没有异化、没有矛盾的完美的净土。为了最后的净化,不惜欺骗、利用、最后毁灭所有的生命,包括人类、王虫和森林。
实际上,这样的净土是不可能存在的。
痛苦、悲剧或愚昧,即使是在清净的世界,也无法消除掉,因为那是人类的一部分。
生命自有其出路。即使前面是黑暗,也不接受预定的光明世界——因为,生命本身就是黑暗中闪烁的光。
活下去,这是一切的开始,即使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改造成无法接触新鲜空气,即使一次次地吐血,也要做那碧空下飞翔的白鸟。
因为,无论善良或者邪恶,无论纯洁或者污秽,无论美丽还是丑陋,那都是人类的一部分。
即使是这样的可憎可恶可鄙的人类,却依然有着爱,有着对生命的强列向往,竭尽所能的狂热的存活着,繁衍着。
他们永远不可能是完美的,但作为同样具有生命的一分子,作为“黑暗中闪烁的光”,他们不会放弃向着必然性、向着命运的挑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